在 STEAM 这条路上,宏碁钦点伙伴智高


发布于: 2020-06-27

在 STEAM 这条路上,宏碁钦点伙伴智高

製造西进后,台湾让出了玩具王国的头衔,不过有一家积木公司,撑过巨人对手乐高的打击,更在科学及程式教育变成主流前,就默默耕耘了20多年,现在不仅创客(Maker)爱用,连宏碁创办人施振荣都亲自上门找合作,它是台湾硕果仅存的玩具品牌智高,用两公分积木为孩子创造大世界。

玩具,到底有什幺魔力?在大人眼中,或许只是打发时间的工具,还可能贴上「荒于嬉」的标籤,不过对孩子来说,更重要的角色可能是小伙伴、启蒙者。美国在两三年前开始推广「STEM」思潮,所谓的 STEM 係指科学(Sic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数学(Math),但不少专家及教授点出偏重理工的失衡,强调艺术(Art)同样是创意创新的基础,便将其正名为 STEAM。

这股 STEAM 风潮,不仅在欧美盛行,亦逐渐往东吹,中国喊出培养热衷科学与实践的跨学科「少年创客」,台湾也把「程式教育」列为重点,当众人期待更活泼、灵活的教学方式,STEAM 不仅影响全球的学生、教师、父母、新创圈起而响应,玩具界亦然。

台湾玩具公司智高就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创办人林文彬是位连续创业家,第一家公司在潭子加工区做电子錶组装,搭上了电子业起飞的年代,经营良好,不过从师大毕业的他,一直都希望在教育领域有所发挥,他从钟錶的概念想到,可以做一种基本元件,能因创意而组合出不同造型的玩具,但因圆形彼此不好连接,就改成正方形。更特别的是,他想到了「一凸五凹」的设计,将正方形的一面设计成凸形,可以跟其他颗正方形的凹面拼接起来,这种单点桥接的结构在3D空间里能创造最多的变化性,就这样,智高成立了。

智高听起来很像知名的玩具公司乐高,而且都是以积木起家。的确,两家公司早期在台湾本土市场有过一番竞争激烈,当时政府调降玩具进口关税,外国品牌大举进攻,挟着资源多、品牌强势的优势,代理商只能被迫选边站,智高为了求生求变,转为耕耘海外市场。数十年后,乐高是玩具界的不败经典,不过,智高也在科学、实验、教育领域闯出一片天,每年营收约4亿元新台币,八成来自外销,表现各自精彩。

林文彬的夫人、也是现任智高董事长王丽珠回忆:「一路遇见了很多『贵人』。」某次参展结识了加拿大教材商 Exclusive Educational Products,他们希望智高协助开发玩具类教具,就是这一笔订单圈起了公司重新定位的关键点,接着又遇见法国代理商 CELDA,「法国 20 年前就要小朋友上科学课,甚至要学太阳能,那时谁知道太阳能啊?」智高总经理林佳沛笑说。不过 CELDA 眼光精準,相信这一定是趋势,智高就配合 CELDA 的教案研发各种产品,后来,法国政府积极推广绿能,也落实在教育上,智高就做出风力、水力等一系列产品,在法国校园推行得极好,接着德国、美国客人一个个找上门,让智高在 STEAM 领域闯出一片天。

现在智高的积木包括组装型跟科技型,组装积木能让孩子自己打造机关、盖动物园等,科技积木则可做出各类机器人,从中学习电动类的齿轮、马达、绿能、感测陀螺仪等科技原理,王丽珠指着最新产品爬墙机器人说:「这款真是接单接到手软。」利用气压帮浦让机器人脚上的吸盘可以缩放,就是从壁虎而来的灵感,「你看壁虎爬行,右前方跟左后方的脚吸住墙壁,走一步,另外两只脚又交替,才不会掉下来。」吸睛、好玩兼具学理,因此在美国出货仅两个月已出货5万台,成绩亮眼。

简单来说,积木有三个变革时期,最初从木头开始,后来进入塑胶积木,例如乐高採上下结合,属于造型积木,智高则是两公分正立方体,可以用转动,为结构积木。现在,老玩具又有新生命,就是与科技结合,成了科技积木,尤其是创客风气兴起,大人或小朋友利用 Arduino 等多种开发板,搭配可组装的积木,就能实践创意,例如在台北的 Maker Faire 摊位上,就看到不少创客使用智高的积木来实践创意。

7 月底炎热的暑假,台中高级工业职业学校挤进了 1,200 位、来自八个国家的学生,宏碁创办人施振荣也在其中,他带着孙女到处逛到处看,这些孩子用积木及马达,打造出各式的机关设计或机器人,那是智高已连续办了十年的世界夯机关王大赛。而近年启动转型的宏碁,希望藉由旗下的云教授产品切入创客教育领域,智高就是宏碁钦点的合作伙伴。

数十年前,林文彬经营电子工厂时结识了台湾电子业「教父的教父级人物」、宏碁创办人施振荣与光宝集团董事长宋恭源的前老闆──继业企业董事长邱再兴,因为这层同样师承邱再兴的「学长、学弟」关係,林文彬与施振荣在30年前就彼此熟识,后来林文彬创立智高,两人又都是中华民国自创品牌协会(PIPA)的会员,还曾一同参加将台湾品牌推向海外的「小欧洲计画」,只是一个在 PC 界,一个做玩具,没想过业务合作的可能。

一直到最近,宏碁自建云团队向施振荣展示云教授方案,用乐高积木做了一些示範应用,施振荣看了,丢出一句话:「你知道台湾有一家做积木的公司吗?」因此宏碁员工亲自找上智高合作,让云教授的编程平台搭配积木,就能做出汽车、挖土机、机器人等科技玩具,双方将一同赴海外推广。

「随着时代潮流,积木也要加东西,宏碁的云教授就是一种虚实结合的应用。」王丽珠说。今年是宏碁成立 40 周年,智高正巧也是,两者携手合作不仅只是企业情谊,对台湾产业来说,更重要的意义是建立了一个在物联网时代跨业携手打天下的指标案例。

智高合作伙伴艾普客总经理李佰聪就认为,「不少人进入科技业,都是小时候有一个美好的经验,以前是任天堂,现在是机器人。」的确,孩子都希望拥有一个梦幻机器人,藉此引发他们研究及动手做的兴趣,玩具也可以是启蒙者。

为了达到寓教娱乐的目的,智高除了开发玩具硬体之外,也设计教案及课程,目前已累积了 20 个主题、440 堂课。林佳沛表示,智高专门为教育市场设计了三个系列产品,内部对应成立三个实验室,依序是针对幼稚园小朋友的 Creative Lab,主要是创意发想,Fun Lab 则是针对课后安亲班、补习班,智高设计积木结合电学、电磁、气动等的教材,另外则是针对国小到国中学童的 Learning Lab,从美术学习到简单机械、绿能,再到程式编码,为学校打造 STEAM 的完整方案。除了智高自己设计的教案,学校的老师也会开发新的课程,这幺多的知识及经验要能流动,就得靠社群的力量,因此智高也规划建立一个让老师们交换教案、分享资讯的社群平台。

创立 40 年,「让积木化为快乐来源」的初衷已经实现,作为二代经营者的林佳沛想做的还很多,不仅是应用在教育,还希望透过积木拉近人与人的距离,正在发展的银髮族积木就是一例,积木有助于让银髮族动脑,防止老年失智,更是拉近人与人距离的方式,例如透过益智活动,让小朋友跟老人家互动与沟通,未来将与智荣基金会合作,将积木带进乐龄养老中心。

致力推广偏乡程式教育的成大资工系教授苏文钰曾说:「如果你在教别人小孩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小孩教好,那就是最棒的事!」林佳沛听了这句话深受感动,由于她正与先生计划把积木和科技教育带进偏乡,身为两个孩子的妈,她想着如果孩子能够跟着一起参与,肯定会从中学到很多,强化城乡差距不应该是科技的后遗症。

积木,是历史悠久的玩具,小小几立方公分却因拥有能拼出无限想像力的魔法而历久不衰,现在,结合了科技,还能打造融合快乐创意、互动体验的大世界,「小朋友在动手做的当中,过程比结果重要,创客时代就是智高的时代。」王丽珠自信的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图文资讯

为什幺最近感到无力?先看你是「骆驼」、「狮子」还是「小孩」

为什幺最近感到无力?先看你是「骆驼」、「狮子」还是「小孩」

「生活」和「活下去」两者听起来很类似,但意义完全不同。我们每天都能选择要怎幺度过今天,是活着,还是活下去?根据你所选择的方式,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结果,因为这两者是

为什幺有14个问题佛祖不回答?

为什幺有14个问题佛祖不回答?

 这个也是经典比喻,以前我们分享过一部分,今天我们完整分享一次。    闻如是。一时婆伽婆。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彼时尊者摩罗鸠摩罗。独在静处。有是念生。谓世尊

为什幺有些人「超被动」?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为什幺有些人「超被动」?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有些人为什幺老是那幺被动?认识的人不联繫他,他就不会主动找对方;遇见了心动的人,哪怕人家已经示好了,只要还没明确表白,仍然会像只蜗牛一样缩在自己的壳里。其实,这

随机推荐